今天是:
网站年报 | 无障碍浏览 | 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资讯 > 他山之玉
山东家庭教育立法提上日程
浏览次数:86 来源:济南日报 作者:朱士娟 发布时间:2018-11-02  字体:[ ]

  日前,山东省家庭教育研究会和山东女子学院联合举办山东省家庭教育立法学术研讨会,相关立法建议稿预计年内出台。继重庆、贵州、山西三省推出家庭教育法规后,我省家庭教育立法也被提上日程。

  家家有本难念的育儿经

  张扬与妻子朱琳刚结婚一年多,一直没要娃。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成了三口之家,已经32岁的张扬开始动了要娃的心思,没想到刚向妻子提出这个想法,就被一口回绝了。朱琳说,她并不排斥要娃,只是觉得时机还未成熟,因为她还没有做好为人父母的心理准备。

  “90后”准妈妈李美刚怀孕3个月,欣喜之余,她坦言:“还没做好准备,感觉稀里糊涂就当上了妈。”现在,李美和丈夫一有时间就刷育儿网站或微信公众号,储备一些育儿经验,但还是担心“不合格”。

  “我现在都有点焦虑了,不知道该怎样教育我儿子。”林燕的孩子马上要两岁了,她给孩子报了早教班,给他买了各种玩具、书籍,一有空便会陪孩子玩耍,在外人看来,她已经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妈妈了,但是她自己却极度不自信,甚至会问自己:“我这样的教育方式到底对不对?”

  与林燕这位一孩妈妈比,杨慧每天的生活简直就是打仗。大儿五岁那年,她赶上了国家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成了首批响应该政策的人之一。不料一下生了一对双胞胎男孩,一孩变三孩,杨慧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了照顾孩子,她从一位职场女性变成了全职妈妈,但面对三个孩子的教育问题,她总是感觉力不从心,更多时候是“无从下手”。

  一项调查显示,在有子女的被调查者中,92.8%的家长认为自己对孩子的成长、教育存在焦虑。在焦虑的家长成为大群体的同时,还有部分家长教育手段出现偏差、家庭监管缺失。

  庄科小学是济南东部一所农村小学,它面临着很多农村小学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家长对孩子教育的重视程度千差万别,导致孩子习惯参差不齐,这就使得学校教育教学更加琐碎。比如开家长会,到场的家长寥寥无几,且来者大多是孩子的爷爷奶奶,班主任在台上讲得口干舌燥,台下却无动于衷,根本谈不上什么互动。为了补齐农村家庭教育短板,学校做了大量工作,比如成立家长委员会、定期组织家长开放日、家庭教育知识讲座等,效果明显,但校长贾玉美坦言,“转变农村家长的教育观念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必须从长计议。”

  问题孩子多来自问题家庭

  社会转型之下,教育随着家庭的变迁在发生变革,而我国的家庭教育长期以来还处于盲目无序、“无师自通”的状态。“鹰爸”“虎妈”有之,“猫爸”“羊爸”有之,各路家长在家庭教育上各成一派;“丧偶式育儿”“补刀式育儿”“诈尸式育儿”比比皆是;同时“养而不教”与“教而无方”并存,家庭教育失败的案例并不鲜见。

  教师曹冰青课余喜欢家访,她发现学校里的“问题”孩子往往出自“问题”家庭。有一次,她发现班里有一位学生出现厌学情绪,上课爱做搞笑动作。她利用午休时间去这位学生家里做家访,发现学生的家庭出现很大变动,父母监管存在严重缺失,所以学生心理出现波动。找到病根后,她主动找学生谈话,帮助学生疏解压力,很快,这名学生又把精力投入到学习中去了。

  今年“六一”儿童节前夕,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了6起未成年人犯罪典型案例,在犯罪归因的表述中,有5起都提到了家庭教育。比如,未成年被告人蒋某,幼时父母离异,其随父亲生活。平时,蒋某和父母沟通不多,但重哥们义气,从网上结交了一些朋友,最终因伙同他人抢劫而被判处刑罚。

  “青少年心理问题多是由家庭因素导致,孩子对家庭是最忠诚的,同时也是最敏感的。”济南三中教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逄霞介绍,她最近在做一项关于家庭治疗方面的研究,在父母就双方未解决的一些问题进行谈话的过程中,观察孩子的心跳、皮温、手汗三项生理指标的变化,她发现,当父母在争论或者无话可说时,孩子的心跳能从最初的每分钟七八十次迅速飙升至180次,而且皮肤温度下降很快。

  “现在家庭教育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家长缺乏科学的教育方法,绝大多数家长的教育方法主要靠父子相传和自我摸索,不懂得如何为孩子科学地设计生涯发展。”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昌兵说,家长作为一个终身“职业”,更需要专业化引领,而在这方面,几乎是空白。

  近五成家长不知道如何教育孩子

  实际上,对于家庭教育,绝大多数家长已经认识到了它的重要性。今年9月,山东女子学院承担了山东省家庭教育立法调研工作,在山东省17市发放了家庭教育立法调研问卷,回收有效问卷27937份。调查结果显示,95.5%的受访者认为家庭教育非常重要,只有极少数人(约占0.23%)没有认识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

  父母对孩子的成长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山东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家庭教育中,母亲往往承担更多的责任,在“开家长会”“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给孩子买生活用品”等方面以母亲为主,在“和孩子一起聊天”“和孩子一起游戏”“教孩子明辨是非”等方面父母共同参与的较多。根据统计分析,当前家庭教育中“父亲缺席”的现象比较严重,在所调查的11项关于子女教养的家庭事务中,有近10%的家庭,所有事务完全由母亲承担。

  第二次全国家庭教育现状调查结果显示,家长在家庭教育中面临四大困难,依次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教育孩子”“辅导孩子学习力不从心”“太忙,没有时间”“不了解孩子的想法”。本次调研中,家长认为自己在家庭教育中面临的主要困难包括“缺乏经验借鉴”(43.98%)“缺乏相关知识”(23.36%)和“没有时间和精力”(16.27%)。

  父母都希望自己能够培养出优秀的孩子,然而面对孩子各种各样的教育问题时,不少家长都会感到无从下手,难以拿出有效对策。调研结果显示,家长在遇到困难时,最希望得到专家面对面的咨询指导,其次是家长学校的相关指导,然后是其他家长的经验传授以及学校老师的指导。

  关于当前家庭教育服务存在问题的调查显示,排在第一位的是“不知从哪里获得家庭教育的帮助”,排在第二位的是“身边缺少获取正确信息和帮助自己的专业机构”,排在第三位的是“身边缺少指导和帮助自己的专业人员”。

  课题组在调研中,重点关注了家长在教育孩子方面的需求状况。在家庭层面,他们主要关注关于孩子成长和性格培养的具体问题、孩子学习压力的解决、亲子沟通问题的解决、家长教育经验和教育理念的创新、家庭教育渠道的选择困惑、父亲参与家庭教育、隔代教育问题、如何平衡工作和教育之间的关系、教育孩子所需物质金钱的保障等。

  随着家庭教育受重视程度的普遍提高,公众对家庭教育服务需求愈加迫切。此次在山东的调查结果显示,78.83%的受访者赞成家庭教育立法,认为有必要或者非常有必要通过法律来规范家庭教育服务和管理工作。

  家庭教育如何立法听听专家怎么说

  在山东省家庭教育立法学术研讨会上,专家学者对家庭教育立法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教授林建军:我国家庭教育立法首先需要界定家庭教育的内涵、外延,明确家庭教育的法律地位和工作机制,精准把握家庭教育法的调整对象、基本原则,注重对特殊群体的特别措施。

  山东女子学院副教授王文静:山东省家庭教育立法已经具备了良好的现实条件和民意基础,妇联和教育部门在家庭教育立法工作中各有优势和难处,特殊群体的家庭教育问题急需得到关注。立法工作应在明确家庭教育概念的基础上,确立家庭教育的地位,明确家长、学校以及政府各部门的权责边界,规范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并对家庭教育失责行为进行问责。

  山东省人大内司委办公室副主任张明敏:一是要明确立法牵头部门;二是要提高全省对家庭教育的社会认识程度;三是明确家庭教育的管理主体,并结合民法总则设定相应义务;四是对山东省家庭教育立法的创新点再宣传;第五是要发挥社区层面家长学校的作用,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教授张华:一是要明确牵头部门,如由妇联牵头推动的话,家庭教育立法会有抓手;二是家庭教育面临迫切问题,需要立法,在立法中要理清家庭的教养责任、法律责任和为人楷模的责任,同时要明确特殊家庭中代理监护人的法律责任;三是可将家庭教育纳入民生工程,并进一步明确工作机制,找到社会资源和立法的结合点;四是家庭教育相关法律的起草需成立跨部门小组。

  山东财经大学教授黄娟:家庭教育需要社会化,不是个人家庭的私事,每个人是自己家庭教育的主导者,同时又是他人家庭教育的参与者和推动者,家庭教育的重点是完善家长教育。